飞艇观帝师 > 飞艇观帝师 > 第961章 收功报天子,行歌归咸阳!

第961章 收功报天子,行歌归咸阳!

  既然知道伏允转而又往南道上去了,夏鸿升也就不那么慌了——段志玄亲自率领的【飞艇观帝师】四千人,就在南道上等着伏允他们。

  夏鸿升的【飞艇观帝师】四千人马开始了一路行军,用了大半个月的【飞艇观帝师】时间,穿过了积石山,越过了河源,进入了且末。

  这里的【飞艇观帝师】人并不多,根本就没有军队。

  四千人马的【飞艇观帝师】出现,引来了不小的【飞艇观帝师】恐慌。

  不过,夏鸿升将人马驻扎在城外,亦下令将士们做好防备即可,只要当地人不主动前来滋扰,便不得去袭扰当地的【飞艇观帝师】百姓。同时,向当地人称道伏允重病,天柱王胁迫伏允,独揽吐谷浑大权,意图叛乱伏允,自立为汗。伏允之子慕容顺中找到机会通知大唐,请大唐出兵协助平叛。

  且末没有军队,人口极少。面对大唐军队,毫无反抗之力。因而也便无生争端。

  又在且末等待了半月,前方探马来报,远处发现军队踪迹,朝着这边过来了。

  “进入作战状态,随时准备迎敌!”夏鸿升当即下令道。

  众将士精神一振,他们已经等待了许久了。

  “副总管,不如末将先行前去迎击?”席君买对夏鸿升说道:“末将冲杀之际,扰乱敌军军阵及军心,大军随后从两翼而上,将其围杀!”

  苏定方听之,看向了夏鸿升,说道:“敌军溃逃至此,必然军心涣散。千里奔波之下,肯定身心具疲。我等以逸待劳,可以冲杀之。”

  夏鸿升摇了摇头:“咱们有迫击炮,有弹药,不必直接冲杀,要最大程度的【飞艇观帝师】减少伤亡。步兵列阵以待,炮兵藏在步兵之后做好准备。等吐谷浑人出现在视野之内,再开炮轰击。随后骑兵再出去追杀。”

  “是【飞艇观帝师】。”苏定方和席君买领命道。

  “报——”这时候又一探马回来了。

  夏鸿升转头看向他:“说!”

  “回禀副总管!前方军队非是【飞艇观帝师】吐谷浑溃军,乃是【飞艇观帝师】大总管的【飞艇观帝师】人马!”那探马禀报道:“大总管传讯,伏允已死,天柱王亦被杀,慕容顺归降。”

  “什么?!”众人全都大吃一惊。

  “你见到大总管了?”夏鸿升问道。

  “是【飞艇观帝师】,大总管亲自命令卑职回来向副总管传信!”那探马答道。

  夏鸿升同苏定然二人对视一眼,夏鸿升说道:“步兵依旧结阵,炮兵还做准备。李业诩,你留下作为指挥。苏将军之骑兵留下一千人马待命,席君买暂且统帅。剩余一千,随本将与苏将军前往迎接大总管!”

  “末将得令!”周围的【飞艇观帝师】众将齐声应道。

  苏定方点了兵,同夏鸿升一道冲出了大营,往前迎去。

  一千人马精骑纵马疾驰,不多时,已然跑出数里之外了。

  迎面尘土弥漫,有大军开来。夏鸿升一抬手,勒马停下。

  烟尘中渐渐走出人来,夏鸿升拿出望远镜来,当前的【飞艇观帝师】正是【飞艇观帝师】李君羡。

  “果然是【飞艇观帝师】大总管的【飞艇观帝师】人马。走!”夏鸿升说道。

  众人继续前迎,到了军前。

  对面李君羡显然也已经看到了他们,同样迎了过来。

  “副总管!”李君羡到了跟前,停了下来,拜见道。

  “李将军!”夏鸿升见到他们,心中激动——总算是【飞艇观帝师】能回去了啊!

  众人一道往后,拜见了段志玄。

  “大总管!”

  段志玄难得的【飞艇观帝师】脸上露出温和之色来,看了看众人,说道:“诸位这段时间,受苦了!如今伏允既死,天柱王被杀,慕容顺归降,吐谷浑此战,尽矣!”

  “还不曾问明是【飞艇观帝师】何情况?”夏鸿升急切问道。

  “呵呵,副总管为何会在且末?”段志玄笑着反问道。

  “末将追击伏允一部至于积石山,得知伏允一部转到向南而逃。因知大总管已在南道领兵追击,伏允定然会同大总管遭遇。料想若是【飞艇观帝师】伏允被大总管截断了南逃之路,必定会转而再向北逃。而往北已无处可逃,唯有至于且末,过且末入大碛,逃亡于阗。故而,末将率兵直奔且末,等待伏允自投罗网!”夏鸿升说道。

  “副总管果然大才!”段志玄叹道:“一切同副总管所料不差。老夫从南道一路追击,得知伏允一部在北道,于是【飞艇观帝师】越两千里无人之境,往北而来。由南道往北道,唯有过积石山一路。老夫便是【飞艇观帝师】快要到积石山之时,截击到了伏允一部。老夫将伏允一部击溃,正如副总管所料,伏允一路北逃往且末而来。半路上,天柱王派人刺杀慕容顺,为大唐间谍提前探知,早有准备,因而未为得逞,反被慕容顺所杀。伏允惊悸而死,慕容顺率吐谷浑各部名王举国归降。老夫探得有大唐军队到了且末,料想便是【飞艇观帝师】你们,故而前来会师。哈哈哈哈!吐谷浑既灭,当可班师凯旋!”

  “天柱王刺杀慕容顺?”苏定方一听,顿时笑了起来,看向了夏鸿升。

  “苏将军为何发笑?”段志玄问道。

  苏定方这才将夏鸿升击破吐谷浑军,俘虏数十个名王,又故施离间计,放走几个名王回去向天柱王报信的【飞艇观帝师】事情告诉给了段志玄。

  段志玄听罢,亦大笑起来,说道:“副总管运筹帷幄之内,决胜千里之外,真乃大唐之张子房也!”

  众人一同领兵至于且末,进入大营,段志玄将所俘之各部名王看押到一起,又拿出伏允的【飞艇观帝师】尸体同天柱王的【飞艇观帝师】头颅以祭三军英魂,犒劳将士,而后班师回朝。

  至此,吐谷浑荡灭。

  出发时暮春回暖,归来时七月流火。

  仍旧是【飞艇观帝师】咸阳桥,仍旧是【飞艇观帝师】那么多百姓。

  大唐万胜的【飞艇观帝师】高呼,从将士们和百姓们的【飞艇观帝师】口中传出,从咸阳一直喊到了长安,一路也从未停过。

  皇帝对有开疆扩土之功的【飞艇观帝师】将士,封赏亦不曾吝啬。

  真道是【飞艇观帝师】:

  虏阵横北荒,胡星曜精芒。

  羽书速惊电,烽火昼连光。

  虎竹救边急,戎车森已行。

  明主不安席,按剑心飞扬。

  推毂出猛将,连旗登战场。

  兵威冲绝幕,杀气凌穹苍。

  列卒赤山下,开营紫塞傍。

  孟冬风沙紧,旌旗飒凋伤。

  画角悲海月,征衣卷天霜。

  挥刃斩楼兰,弯弓射贤王。

  单于一平荡,种落自奔亡。

  收功报天子,行歌归咸阳!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飞艇观帝师》的【飞艇观帝师】书友还喜欢